评估体系亟待与时俱进:博士答辩落伍了吗
来源 : 科学之家   发布时间 : 2016-12-21 10:01   浏览 : [ ]
博士生教育是个复杂的世界。一种模式并不适用于所有人。

Oliver Munday 制图

在博士论文答辩的上午,Tom Marshall系上了特地买来的领带走上讲台,他的面前有50名听众,其中包括他的父母和6名考官。他做了15分钟的陈述,然后考官就其过去5年在荷兰奈梅亨唐德思大脑、认知和行为学研究所的经历进行了1小时的轮流"拷问"。"在时间接近1小时左右的时候,有人走了进来,在地板上敲了一下说了句‘时间到’。"Marshall说,这标志着他的答辩时间结束了。"不过,我太喜欢这种感觉了,所以又讲了几分钟才结束。"

Marshall详细而公开的博士学业评估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地球科学博士生Kelsie Long的经历完全不同。后者的学位评估仅基于其完成的论文,她的论文需要邮寄给考官,随后会收到相应的评论。今年年底,她也会进行博士论文答辩,但这并不会影响她的最终成绩。"这感觉就像进行一种仪式。"她说。

在全球各地,博士生的评估方式五花八门。尽管所有评估几乎都会包括一篇论文,但其形式在各国却不尽相同。"博士生教育是个复杂的世界。一种模式并不适用于所有人。"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创新和研究中心创始主任Maresi Nerad说。这本身并没什么问题,但一些研究人员却担心这种延续了数十年的博士评估体系已经非常脆弱。

时间压力极大的考官有时对论文评估缺乏训练和准备,导致考核缺乏严谨性。"两三名考官在一起以一种马马虎虎、得过且过的方式浏览论文。他们在选框里打对勾,最终一名博士产生了,皆大欢喜。"英国伦敦生物医学研究慈善机构惠康基金会主任Jeremy Farrar说。像很多科学家一样,Farrar也认为,当前的博士评估体系已经落伍。

通过检验

学术界对博士生评估的一个方面持统一态度:它的目标。传统的评估目标是证明一名博士候选人在某一新概念方面进行独立科研以及通过合理的方式交流研究成果的能力。然而,学术专家存在分歧的地方是如何才能最好地实现这一目标。

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大学原校长、分子生物学家Shirley Tilghman认为,评估体系的价值在于论文的专题形式。它可以通过要求学生"构思一个问题的历史背景、详细地描述其目的以及执行方法,然后形成一个可信的结论",从而证明他们的学术能力。

但这些主题论文是否也应该包括学术发表呢?这是瑞典斯德哥尔摩卡洛琳娜研究所的概念,那里的大多数博士论文由学生的原创成果构成,每篇文章大约50页长,此外还有一次时间相对较短的讨论。其背后的基本原理是,发表文章也应该是博士训练的一部分,因为它可以更好地"武装"学生,使他们更好地适应学术职业以及获得就业机会。

一些完成专题著作的学生最终希望自己能够花更多时间写论文;但另一些学生则认为,发表文章的压力可能会让博士生失去科研中最宝贵的方面,比如设计科研职业道路以及独立思考创新问题的时间。而完成的博士论文也常常被置于大学图书馆中,但这并不意味着那些文章会被阅览或应用,很多文章最终布满了尘埃。

口头答辩

无论博士论文采取何种形式,最终都要进行评估。在大多数国家,这是由一个专家组进行的,通常包含口头答辩考核。但口头答辩"并没有与笔试考核同样的一致性"。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教育研究人员Allyson Holbrook说。

在以色列,口头答辩是选择性的,极少学生会选择这种方式;在荷兰,它是正式且具有仪式性意义的;在澳大利亚,几乎不进行口头答辩。"博士考核100%与论文有关。"Holbrook说。她表示,这是因为历史上澳大利亚没有足够多的考官亲自进行考核,飞到答辩现场成本也太高。

一些研究人员则指出了口头答辩背后的问题。学生很容易在观众面前怯场,而且考官可能会通过询问有难度的问题让这种情况变得更糟,伦敦大学学院化学工程师David Bogle说。"这些都是考官可能给学生带来的不适宜的压力。这不应该发生。"

长篇大论

大多数研究人员不支持博士生评估全球标准。他们表示,"一刀切"的单一模式几乎不可能实施,而评估的类型无论是持续性的考核、论文写作还是口头答辩,都应该根据学科、项目、学生、导师以及研究机构来决定。"如果取缔了博士生评估以及论文写作形式的多样性,那么就会失去博士学位本身的创造性和创新性。"Nerad说。

但很多人感觉当前的评估系统应该改善,例如让博士论文篇幅变得短一些。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ProQuest数据显示,从1949年到1990年间储存的400万篇博士论文中,生物学、化学、物理学博士论文的平均长度为近200页。"没必要写如此长的论文。"Farrar说,"‘博士论文篇幅越长就越秀’,这是博士圈子里一直以来的一道谜题,它走错了方向。"

现在,这已经变得完全没有必要。考官需要在研究、教学、写经费申请以及其他事情的间隙找时间阅读这些论文。"所以在一篇论文上花费的时间很可能会产生妥协。"Farrar说。这意味着一名考官可能仅会用数小时浏览完一名博士生数年的研究论文。"我认为我们应该对学生负责,帮助他们为未来的职业做准备。"他说。

现代论文

其中一种更好地反应以团队为基础的研究成果的方式是合写论文,这种方式过去被用于文科和人文类研究生教育领域。然而,这会给成绩评估带来难题。"如果你参与了一项合作性的专题论文,未来的雇主可能很难看出你是否是一名独立的思考者,或者你能否带领一个研究项目。"Ortega说。

还有另外一个问题。事实上,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2014年博士普查统计,该国每年有一半理科博士毕业生会选择从事科学研究以外的职业。"在这种情况下,标准的评估还应该包括未来当他们走上工作岗位时所需要的技能。"哈佛大学法学院劳动经济学家Michael Teitelbaum说。

现在,越来越多的研究机构会向博士生提供诸如团队合作、管理以及研究伦理等方面的培训,但这些技能通常不会进行正式评估。而答辩正是进行相关评估的一个机会,可以了解学生如何对各种场景作出反应。正如澳大利亚学会研究院(ACOLA)认为的那样,博士候选人可以通过记录在案的职业发展活动中获得的可迁移技能积累学分。

"你不能只是设想,如果把他们放在一个环境中就一定会有所习得。"俄克拉荷马大学应用社会研究中心主任、心理学家Michael Mumford说,"我们需要这样的考核,既能让学生应对现实世界的问题,也能够处理晦涩的学术问题。"

鲜少失败

很难知道有多少博士生提交了论文却没能通过考核,但有趣的是,鲜少有人不及格。尽管更多情况下,在授予博士论文之前,通常会要求学生多多少少做一些修正。

之所以鲜有学生不能获得博士学位,是因为高校希望其毕业率排在前列。但大多数研究人员对此存在争议,并指出了其背后的原因。其中一个原因是,差生在最终评估之前可能会辍学。此外,导师和支撑机构通常会严格要求日常性评估和考核,确保博士生及其提交的研究项目充分符合标准。

"如果一名学生提交的论文没能通过,说明校方没能尽到责任。"华盛顿大学全球健康研究专家Simon Hay说。

在任职普林斯顿大学校长期间,Tilghman经常被问到一个问题,是否存在一种评估博士课程的完美方式。喜欢她回答的人并不多,在一次25周年聚会上,她表示实际上只有一种最佳评估方式。"最终,你唯一的评价方式是完成这项研究的学生是否成为一名成功的科学家。如果他们是,那么你就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如果他们不是,说明你的工作没做好。"
文章来源:
点击收藏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注明"来源:科学之家"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科学之家所有,任何网站、媒体或个人禁止转载,如需合作请联系QQ:1002833710。

关键词

 

文章评论

 

热门文章

 
x 关闭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x 关闭
右键图片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到微博
自然科学 健康医药 环境生物 社会人文 科研干货